玉林市人口性别结构浅析 - 统计分析 - 广西玉林市统计局网站 - tj.yulin.gov.cn
当前位置:首页 > 特色专栏 > 统计分析

玉林市人口性别结构浅析

2021-10-09 17:19     来源:玉林市统计局     作者:梁誉文
分享 微信
微博 空间 qq
【字体: 打印

人口性别结构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的人口中男性与女性的比例关系(以女性人口为100,男性对女性的比例),合理的性别结构和协调的两性发展是构建和谐社会,实现人口可持续发展和经济稳定发展的重要基础。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共进行了7次人口普查,从历次人口普查数据看,我国总人口性别比总体是逐渐下降的,我市总人口性别比跟全国、全区呈逐渐下降的变化趋势一致,但仍然存在总人口性别比偏高、人口性别比区域差异明显、年龄及学历差异等特征。

一、我市人口性别比结构现状

(一)人口性别比偏高,性别结构年龄特征明显。

总人口性别比高于正常范围值。1990年到2020年四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市总人口性别比总体呈逐渐下降的变化趋势,但仍明显高于正常值(95-102)范围,且高于全区、全国平均水平(图一)。

    图一:历次人口普查总人口性别比

  

    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1990年到2020年四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市出生人口性别比经历了一个先升后降的变化过程,总体而言均明显高于正常值(103-107)上限。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市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6.56,与第五、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分别下降了26.7211.97,呈明显下降趋势,但仍然偏高(图二)。

    图二:历次人口普查出生人口性别比

  

    低龄年龄组性别比明显高于高年龄组性别比。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不同年龄组的性别比差异巨大,性别比最高的年龄组为10-14岁组,性别比为116.94,性别比最低的年龄组为100岁及以上年龄组,性别比为38.5,最高与最低差异为78.44。(表一)。

    表一:分年龄组性别比

                                                                                                                                                                                                                  

年龄(岁)

性别比

年龄(岁)

性别比

年龄(岁)

性别比

0-4

113.57

35-39

108.91

70-74

105.96

5-9

114.23

40-44

103.17

75-79

96.96

10-14

116.94

45-49

100.49

80-84

89.11

15-19

115.63

50-54

102.34

85-89

72.27

20-24

115.66

55-59

101.10

90-94

61.15

25-29

115.39

60-64

101.86

95-99

49.56

30-34

108.86

65-69

98.11

100岁及以上

      

    我市20-24岁组和25-29岁组的婚龄人口性别比均超过115,在不考虑婚姻年龄差距的前提下,这一年龄段的人口性别比造成婚姻挤压较大。现阶段0-19岁各组的少年儿童人口性别比偏高,在不考虑大规模人口迁移的情况下,当前这一批少年儿童进入婚龄之后,将会继续出现婚龄挤压的现象,而且这一批少年儿童进入劳动年龄阶段后,也会造成就业性别挤压现象。

   (二)性别结构区域差异明显(图三)

县区间性别结构差异明显。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市总人口性别比存在着明显的地区差异。全市性别比最高的地区为福绵区(117.21),性别比最低的地区为容县(103),两者性别比相差14.21

城镇人口性别结构趋于正常范围。全市城镇人口性别结构比104.55,仅比正常值(95-102)范围高2.55个百分点,其中容县(96.34)和玉州区(101.64)的城镇性别比处于正常范围,陆川县(103.7)和北流市(104.03)的城镇性别仅略高于正常范围。

乡村人口性别结构明显高于城镇。从城乡差异情况看,全市乡村人口性别比111.13,高于城镇(104.55),两者性别比相差6.58。其中福绵区(118.52)、博白县(113.67)、兴业县(112.1)、陆川县(110.14)的乡村人口性别比均高于110

性别比区域间的性别结构差异,特别是城乡间的性别结构失衡,会对落后地区中的弱势群体产生较大影响。由于城市男性各方面条件比落后地区男性优越,容易在经济相对落后地区寻找适婚女性,从而造成落后地区弱势群体的婚姻挤压问题,导致加剧社会不稳定因素,影响社会和谐。

    图三:各县(市、区)人口性别比

  

(三)各阶段受教育程度人口性别比不均衡

第七次全各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市15岁及以上人口中,小学至初中、高中、大学(大专及以上)三个不同受教育程度的人口性别比分别为104.6121.58101.83,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程度的性别比较为均衡,中间教育程度(高中)人口性别比偏高,女性接受高中程度教育比例偏低(图四)

图四:各阶段受教育程度人口性别比

     二、影响我市人口结构性别结构因素

(一)文化因素。我国历史传统造就了生育文化中根深蒂固的男孩偏好,在目前的社会养老保障体系下,广大农村地区依然普遍存在这“养儿防老”的思维模式。

 (二)政策因素。自我国人口控制政策实施以来,人民群众在传统思想的作用和生育数量既定的前提下,更加强化了生育性别的偏好。国家近年来不断调整完善生育政策,随着全面“二孩”、“三孩”政策的落地实施,政策因素的影响将会逐渐消除。

 (三)科学技术水平因素。现代医学技术的提高,“B超”技术变得越来越普及,为人为选择性别提供了可能。

(四)人口迁移因素。目前我国人口迁移的整体特征是从乡村到城镇,从欠发达地区到发达地区,人口的迁移也会对地区的性别比产生影响。

三、对策与建议

(一)建立健全并完善社会保障和社会养老制度。我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市60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15.8 %,比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的比重上升了3.55个百分点,反映全市人口老龄化在不断加深。我国传统的“养儿防老”和对未来养老问题的担忧会在一定程度上转化为对生育男孩的心理需求,只有建立健全并完善社会保障和社会养老制度,解决人们的后顾之忧,才能从思想的根本上削弱生育的性别偏好。

(二)推进两性公正平衡发展。政府职能部门要加大对“男女平等”这一观念的宣传,在全社会营造平等和谐的氛围。如:加大妇女权益保护等相关法律法规的执行力度,带头做好公正公开公平的招聘行为,进而引领企事业单位自觉弃性别歧视的显性和隐形行为等。此外,社会各界也要切实承担社会责任,主动给予女性更多的关爱和支持,为平衡性别比作出应有贡献。

  

文件下载:

关联文件: